台湾的风土人情(一)

Posted by Xiaozhe Yao on February 27, 2021

我十分幸运在两个巧妙的时间去台湾旅游。一次是在2015年的5月份,恰巧在2016年台湾总统选举之前,一次是在2019年5月,恰巧在台湾个人游取消之前。不同的时间感受到了些许不同的风土人情。

第一次去台湾时,我基本上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。本来没有期待会在五一假期之前拿到入台许可,结果在4月28号就拿到了。出发之前的一天晚上我连行李都没怎么收拾,还在实验室加班。五一假期的一早就出发去香港机场,在机场才知道入台许可需要彩色打印,又匆匆在香港机场花了50港币打印了一页A4纸。同样在机场我才联系到那晚要住的房间的房东,但直到起飞前我都没有收到她的回复。我本来以为我已经是准备的很匆忙了,没想到的是在机场我还见到一对情侣,在互相抱怨彼此不知道去台湾不仅需要签证还需要入台许可。这么一想我虽然准备不充分,但比他们还是强多了:)。这样想着我居然坦荡荡的上了飞机,还不知道晚上要住在哪里。

好在在桃园机场落地时收到了房东的回复,约好了七点在某个街边的7-11见,她去接我。现在想想我也是很大意,在手机、Wi-Fi等任何通讯方式都没有的情况下就直接去了约好的地方。好在对方没有失约也没有让我等太久,顺利地搭上了线。房东是一个很热情的女生,据她介绍,她父母都在中央研究院工作,退休后回到高雄生活,留下了在台北的这间小房子。恰巧我那个时候在中科院实习,算是半个同行?(误。

这个房东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,让我真实感受到了台湾同胞的热情。在台北旅游期间,我有一天回到房间发现桌子上摆了水果、泡面和信,说因为知道游客一般会玩的很晚,回来之后没有东西吃,特意准备了零食。相比于其他的房东,这简直是民宿之光了。后来我告诉她准备离开前往高雄,她还联系了她的父母,建议我可以去她父母的老房子住。100多平米的房子只要400多台币(约合100元人民币左右)。她的父母也是很温柔善良的人,有事时会在门外轻轻敲门,用很台式的调调说:“xx先森,你在吗~”。

总的来说我的居住体验还是很好的,除了有一晚另外的一个房东出去打牌,很晚还没有回我们的消息。那个房子很大,但租给了很多人。同住的还有一个日本的女生,她说她要去“falian”,我想了半天也没明白那是什么地方,她给我看地图我才知道是“花莲”。我们一个大房间里竟然住了七八个人,我们都很不满意,在房间里四处搜寻。竟然在冰箱里找到了上一个房客留下的台湾啤酒,成为了那晚最后的安慰。

IMG_0291.JPG

我在台北的旅行以历史古迹和街上闲逛为主,反而没有去什么风光秀丽的景点。相比于国内的城市,台北给我的感觉还是相对比较慢和古旧:少了些行色匆匆的上班族,多了一些小店小吃夜市。自从上大学以来我几乎没有听到“夜市”这个称呼了,但在台北这样的夜市很多,也很热闹。最为出名的大约是士林夜市,但据说因为名气太大而有些欺客。我去了那时还不太出名的宁夏夜市。也许是吃不太习惯的缘故,我还是有些失望的,去了一晚就没有再去了。我感觉对我来说还是都太偏甜了。

IMG_0280.JPG

中正纪念堂和自由广场可能是必去的一个景点,倒也与人无关,但这也大概是大陆看不到的景点了。内部的陈设是很简单的:一个很高的铜像,基座上刻着遗嘱,两侧是“生活的意义在于增进全体人类之生活”和“生命的意义在于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”的语录,铜像后面写着伦理、民主和科学几个大字。外面的自由广场上有很多很多和平鸽,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多完全不怕人的鸽子。后来在Facebook上看到柯市长的评论,大意是说

要评断文明社会,有几个循序渐进的标准:

  • 先看看他的公园里有没有鸽子?再来看看公厕里有无提供免费的卫生纸。公园内的生态完好和居民的蛋白质营养满足成正相关;而公厕的卫生纸反映了一地的公卫水准。
  • 然后,你该问的不是又通了几条捷运,而是捷运车厢里有没有人站著但博爱座是空的、大家会不会礼让博爱座。
  • 最后是,从公共运输工具验票与否,略窥“个人的责任感”以及“人与人之间那份信任”,究竟是否在这个社会被建构起来。

私以为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中正纪念堂外走一小段是二二八和平公园。我是无意中走进了这个公园,才了解到了这一小段历史。这段历史可能是导致今日民进党成为台湾政坛重要力量的一次事件,也是台湾现代史最重要的事件之一。我印象里无论是大陆的教科书还是电视节目都没有讲述到这段历史。在日本投降之前,台湾是所谓的“日占时期”。当国民党退回台湾时,台湾本地人受到了“巨大”的文化习俗冲击。甚至蒋介石自己也表示:“日本治台多年,成绩甚佳”。双方的冲突自然加剧。具体的事情经过维基百科上有很多资料。这件事对我的启示大概有以下几方面:

  • 类似于生物界的生殖隔离,相隔时久,不同人群之间也会存在“隔离”的情况。几十上百年完全没有交流的两个社会,两群人是很难实现融合和和平相处的。最好的情况大概是相忘于江湖。
  • 人都容易有“被害妄想症”。在228事件发生之前蒋介石认为“共党分子已潜入台湾,应严加防制”。也许确有此事,但显然问题的关键并不在此。

另一个我感受不错的地方就是故宫博物院了。此故宫实际上并没有真的“皇帝”居住过,而是一个纯粹的收集、展览藏品的地方。许多年前国民党战败前,从大陆运了很多珍宝前往台湾。除去比较广为人知的翠玉白菜、肉形石和毛公鼎外,我觉得最有意义的大概是《四库全书》的文渊阁本,一路从北京到上海、南京最终转运到台湾。这部分要写起来就太长了,内容也很多。如果让我打分,这大概是一个9/10的地方。

IMG_0297.JPG

15年时台北故宫还有一个名为三希堂的餐厅。三希堂本是乾隆的书房,取“士希贤,贤希圣,圣希天”之意。作为一个旅游热点的餐厅,它的价格可以说是十分实惠了,味道也相当不错。可惜19年再去时已经关闭了。

离开台北我又去了花莲和高雄,但基本上是随便走走停停,吃些小吃,也就没有太多值得写的了。